首页 > 内容页面

飞天歌舞升平,内心不慕荣华 | 藏玉雅集精选和田玉

  昔在神霄府,飞云步玉天。玉天三十六,六梵聚飞仙。天上的佛会能够歌舞升平,都有着飞天的一份功劳。

  飞天载歌载舞,吹拉弹唱。伴随佛陀的梵唱,奏响曲曲清平笙歌。这些天上的乐神摇曳生姿,在经济繁荣的大唐王朝备受喜爱。

  然而作为天帝司乐之神,飞天不近酒肉,只靠香火为食。谁能想象为天庭提供欢乐的人,会是讲究清修的仙子呢?

  清心寡欲的心性,琴瑟和鸣的风情,在艺术女神的身上形成了鲜明反差。这种对比关系,在王一卜先生的《飞天佛像》上有所体现。

  把件正面采用了曲水回波的技法——曲水雕。经过抛光之后,玉色更添了几分润白。云彩的刻画只用寥寥数刀,更显得飞天所在的苍穹洁净、透亮。

  就连我们凡人,在天气晴好之时都会发出感慨。更何况生活在天上的神仙呢?

  未经雕刻的玉件背面,和正面的精雕细琢形成了对照。皮色毛孔,保留了籽料原石的真实模样。

  弄笛的飞天女神,她的心中是否也有一方未经修饰的空间,留给不慕荣华的自己?

  对比着把件的正反面,思忖着仙子的内心世界。也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就是外界和心思的反差所致。

  我们在生活中扮演着很多角色,甚至准备着几个面具,为的是兵来将挡,见招拆招。

  内心的小抽屉,不要被这些面具填满,请留一些空间给自己的本尊。

  人生中总有一些不必拘礼的时刻,我们可以返璞归真,做最真实的自己。

关注我们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文网[2019]5897-686号
藏玉(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