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张铁成:坚守北京玉雕的“皇家气象”


  在第六届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的颁奖仪式上,只有两位大师入选,其中年轻的那位就是张铁成。张铁成这个名字并不为众人知晓,但他的成绩无人不知。张铁成不仅参与了北京奥运会徽宝“中国印”的制作,还参与了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金镶玉奖牌的设计工作。张铁成的作品广受好评,屡获大奖,并且他一直致力于玉文化的传承。聊起自己的成就,张铁成很谦虚,一直在说:“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
  
  邂逅玉雕
  
  当记者见到张铁成的时候,他穿着深蓝色的工作服,坐在工作台前专心雕刻,抬起头憨厚地笑了笑,有种艺术家的淳朴。作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张铁成最大的特点是年轻,并且还有着温润如玉的性格。
  
  当问他为什么会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时,张铁成淡淡地说:“我的命好。”时间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专业美术学院毕业的他和二十多位同班同学一起被分配到了玉器厂工作。其他同学忍受不了玉雕的枯燥都陆续离开了,半年之后只剩下四五个人,张铁成便是其中之一。“那时候我开始喜欢玉雕,工作时总是充满活力。”张铁成笑道。
  
  那个时候,二十来岁的张铁成总是不满足于现状,“我不愿意像其他人一样混工作,我真的想做件大事情”。

  
  在外人看来,玉雕作为一门技艺,技艺水平应该最重要的了。可是张铁成并不这样认为,他觉得为人是最重要的,其次是学识修养,第三才是技艺。“只有把人修好了,才能够创造出更好的作品。要想在玉器行业干得出色,好的玉德是关键。”“不是说能够雕刻出东西就是大师,要想雕刻出好东西需要一个人深厚的积淀。要想把玉雕做到极致并不容易,若急功近利就达不到那样的技术水平。”张铁成语重心长地说。
  
  在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不自满的张铁成觉得自己在传统文化知识上有欠缺。1998年,他开始进电大学习,通过了成人高考,上了三年的业余大学。那个时候的张铁成刚刚自己开公司——北京玉尊源玉雕艺术有限责任公司,任总工艺师。“我并不需要文凭来装点自己,真的是想多学点东西。那时候管理自己的公司够累的了,晚上还要学习。不过现在想起那段日子,的确很充实。”
  
  就这样,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后张铁成就在家里进行雕刻。遇到不懂的问题请教郭石林老师,郭老师感觉这个学生有天赋就用心指导。到后来,张铁成就直接拜师了,就这样,他跟随郭石林学习至今。

  
  带徒之“囧”
  
  过去,几十年如一日,张铁成在玉雕这个行业里兢兢业业、默默无闻。然而对玉雕的精通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比如,判断玉雕的好坏,张铁成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第一是料,好料很重要;第二是工艺,精雕细琢是关键,比如观音,每一件观音玉雕都有它不一样的地方;第三是创新,一件好的作品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一件好的作品应该有自己独到的创意,同时也不能太古怪。”
  
  谈到当前玉雕行业的发展,张铁成很忧虑。人才的欠缺制约了行业的良性发展,同时行业内也没有好的人才培养模式。
  
  张铁成从2008年开始培养学生,他认为,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受益人较少,并且有很多弊端。由于制作玉器的过程是技术活,当徒弟们学会后就会另立门户离开师傅。因此,当今很多师傅在传授技术的时候会采取流水线作业,任何一个徒弟学的都是一道工序,这样他们就无法掌握玉器制作的所有工序,就无法另立门户,然后会死心塌地地跟着师傅干了。

  
  张铁成刚开始带徒弟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担心,但是想到玉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更想把自己的技术传承下去。 “最难受的事情是必须认真教他们,还不能担心他们走。如果只让他们学习某一道工序,那么他们很难在这个行业内做出突出的贡献来。 ”张铁成如实说。
  
  宫廷玉雕进退维谷
  
  张铁成现在很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宫廷雕刻上,“宫廷玉雕当前的市场情形并不好,没有多少购买者,但是如果大家都不做的话,这门技艺就会消失,我想把这项技术传承下去”。张铁成担心在市场化的今天,传统的玉雕之路能否发展下去。宫廷玉雕的造型有几千年的历史,然而并不被市场看好。“如果失传的话,后人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这些东西了。”张铁成皱着眉头说。
  
  对于未来的路,张铁成心里早就有规划。“对于公司,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做精品,比如那些大的宫廷玉雕;另一方面做市场上的畅销品,比如小把玩之类批量生产。就我个人而言,我教书育人,同时继续研究玉雕,把玉文化传承下去。”

  
  北京奥运会奖牌设计
  
  一场奥运让人们记住了极具中国特色的奖牌:金镶玉,当时由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团队设计,而当时的最终成型者正是张铁成。直到现在,张铁成还觉得压力颇大,一次次的试验终于交给了奥组委一个圆满的答卷,能成功,那就是值得的。
  
  刚开始,用玉制作奖牌得到奥组委的反对,玉虽说是中国文化的象征,但是奥组委还是希望进行原有的奖牌设计体系,用单一的金银铜制作。协商后,张铁成把每种玉料都制出样品,几十个玉环经过反复调换比对,最后敲定了不同奖牌的玉石搭配方案:金牌选用白玉突出纯洁高贵,银牌更适合青白玉,色彩交相辉映,铜牌选用青玉,显得华贵大方。在奖牌的制作中,除了解决胶的凝固问题,还有奖牌中玉的稳定性。“把奖牌侧面和中间开了一个凹槽,主要的缓冲作用是靠这个,当时奥组委是要对这些奖牌进行耐摔等各种各样的测试的,包括1.5-2米的高度进行测试,为了保证奖牌的耐摔性,地面测试包括石头和木地板,那个时候奥组委的测试人员只要来北京,都会要求进行策划,并且会有一些“突然袭击”的要求,作为我们制作的人来讲,只能一点点的克服奥组委的要求”张铁成说。而通过这次的奖牌制作,也是把中国传统的玉文化传递给国际,不仅仅是奥运会的一大特色,同时也是中国玉文化对外传播的一次重要机遇。
  
  这个突然打开的新局面,让张铁成找到一份新的追求,更是看到了一份属于玉雕的光明前景。“以前谁也不懂玉器,觉得玉器跟身边很远,通过奥运奖牌和徽宝制作以后,奥运的推广,国家这么推崇玉器,让玉器大发展起来了。”

  
  奥运奖牌的制作同时也让张铁成在行业内得到更多的认可和好评,2010年,张铁成参与到故宫博物院“乾隆花园”内部装饰陈设玉器的修复工作,这件 外界却知之甚少的大事是张铁成正在着手的乾隆花园修复工作。这个项目由“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基金会” 2009年启动,为期15年。乾隆花园位于故宫东北部,是太上皇宫宁寿宫的一部分,于乾隆六十大寿庆典后修建,由于是乾隆亲自指挥营造,故十分奢华。由于花园从未对外开放,所以外界知之甚少。
  
  张铁成介绍,乾隆花园的装饰装潢,是各建筑中工艺种类最多、难度最大的一项,集合了木雕、玉雕镶嵌、竹丝镶嵌、雕漆镶嵌、珐琅镶嵌、銮铜镶嵌、螺钿镶嵌、织绣镶嵌、书画镶嵌和贴裱等工艺,名贵材料也涉及到玉石、孔雀石、青金石、珊瑚、象牙、玳瑁、玛瑙、螺钿等。
  
  在修复中张铁成还是秉承着“修旧如旧”的做法,但同时也让观众看到在21世纪里修复的痕迹,清代在后期已经没落,材料也大部分都是化石或者特别简单的玉器,如今也是破烂不堪。“现在到我们这个时代就得重修更好,证明国运昌盛,这是历史发展过程,我们现在有这个能力,思想,境界去修,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兢兢业业的工作使当年的艺术胜景展现在世人面前,能够流传下去。”

  

  在此次针对可移动文物的修复过程中,张铁成很是感慨“宫廷玉雕当前的市场情形并不好,没有多少购买者,但是如果大家都不做的话,这门技艺就会消失,那以后人也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几千年的历史的宫廷玉雕了。”


查看更多原创内容,看下方 ↓↓↓ �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藏玉
微信ID:cangyu9

提供和田玉、南红、翡翠玉石类的收藏、鉴定、指导等服务。

微信号:玉艺联盟
微信ID:zgyuyilm

玉艺联盟是玉雕名家作品展示、文化交流、线上互动的聚集地。

微信个人号

微信号:i藏玉
微信ID:icangyu2

如果您想鉴定、交流可以添加藏玉个人微信号:icangyu2。


微信号:籽不言
微信ID:zibuyan1

做料、玩料、原石的鉴定交流可添加籽不言个人微信号:zibuyan1。

关注藏玉微博,搜索藏玉」可快速关注

关注我们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文网[2019]5897-686号
藏玉(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