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容页面

瞿惠中:执着于器皿雕刻的玉雕大师

  
  瞿惠中是我国著名器皿件雕刻专家,曾毕业于上海玉石雕刻专科学校,他为人谦虚热忱,将南方人的精细与北方人的粗旷融于一身,其所雕刻器皿件“雍容华贵中显淡雅,玲珑秀丽中藏"老辣”,实属“金屋藏娇”之藏品……
  
  孜孜以求地探索
  
  瞿惠中出生于上海,自幼喜欢绘画,1979年毕业于上海玉石雕刻厂工业中学。毕业后,进入上海玉石雕刻厂炉瓶车间,在上海有名的玉雕大师周寿海、刘继松等名家手下做了几年学徒。2004年,瞿惠中创办了上海润玉轩工艺礼品服务社。
  
  玉的生命是无限的。它集天地之灵气,是自然界的精英,它又经过勤劳的琢玉人的精心构思,精湛雕琢,使得玉的表面更加细腻与柔和,达到温润凝结,显露出无比典雅与高贵的气质。

  
  瞿惠中孜孜不倦地坚持中国玉雕艺术的钻研与推广,最终形成了其造型浑厚、古朴的特色,深受广大玉艺爱好者的青睐。
  
  他说,自己雕琢玉器生涯已有三十年,深感其玉石雕刻工人的艰辛,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一件作品的设计制作成功与否都反应了琢玉人的辛酸苦辣。但我懂得一个道理,只要努力一定能培养出自己的灵性,一个雕刻家如果没有灵性,就会成为一个雕刻匠,所以我对不同形的玉石与色差设计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他坦言,自己对传统雕刻艺术非常喜欢,传统作品的精华,赋予了自己内心的感悟。“一定要把中国传统的玉石雕刻技术提高上去,为此,我要感谢在工业中学我的专业老师和玉雕界很尊敬的已故前辈刘继松、周寿海,他们使我的绘画、雕刻等专业打下了扎实的技术。”
  
  中国的玉石雕刻工艺有着悠久的历史。近几年来,中国的玉雕工艺在原有的传统基础上又有了更高的发展,传统观点中增加了新的内涵,这使瞿惠中更加清楚地领悟了中国传统工艺的永恒。

  
  近几年来,在传统的玉石雕刻器皿件上,瞿惠中大师有着自己独特的创作思路,如《中华九龙翡翠玉笔》在笔杆上利用传统手法,用图案对称手法,使整支翡翠宝笔展现出几种龙的图案,既不失传统,又栩栩如生。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时,被人民大会堂作为永久性收藏。
  
  终身与玉结缘
  
  近几年来,和田玉价格持续上涨。对此,瞿惠中大师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高价是相对承受力来说的,玩玉当然要考虑承受力,但是,就市场而言,现在的和田玉还没有翡翠涨得高。
  
  “大家为什么不担心翡翠呢?我觉得这就是市场发展阶段的问题,人们之所以有顾虑,说明和田玉市场还没有达到它的鼎盛状态。在一个鼎盛状态的市场,人们不会有顾虑,他们认为一件和田玉卖到什么价钱就是理所当然,因此,和田玉市场还需要发展。我们也看到市场在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初学者经过一段时期的收藏,交了些学费,成长了起来,开始找好东西,找名家的东西,这使得好的玉雕作品价格上升,这是好现象。”
  
  对目前的和田玉市场,瞿惠中大师有清醒的认识。

  
  在他看来,只要国家经济持续发展,和田玉就会继续玩儿下去,不会说价格高了人们就不玩儿玉了,实际情况也是如此。
  
  “之所以人们对于和田玉上涨会产生担心,有每个人不同承受能力的问题,有的承受不了就会感觉比较高,同时由于上涨过快会给人带来心理上的影响。比方我们的客户,他们一直跟我们买东西,和田玉原料涨了,我们的工钱就要上涨,比如说,与玉料同比例1:1上涨,客户会觉得在心理上不太接受。总体而言,和田玉会越玩儿越上瘾,收藏的特点也是越放越值钱,因此不能单纯一看老涨价就觉得有问题。”
  
  他说,玉是有缘的,这个缘就是走进专业人士的圈子,收藏者要有这个观念,这才是规避风险的根本要成为收藏的行家。
  
  “一件好的玉器珍品,不但要料好,要理解中国真正的传统工艺,讲究疏与密的关系,阳刚与柔和的结合,器形的深厚和端庄,线条自然和流畅。玉雕艺术的生涯就是我的生命,要前进就要创新,我不能停留在已有的成绩上,要不断探索。让我们尽心尽力去创造自我,去创建自己的艺术殿堂,实现我们各自美好的梦想……”
  
  不仅在生活上给予启蒙,在艺术上,瞿惠中也从爷爷那里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爷爷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如东镇上小有名气的手艺人,家里的八仙桌、太师椅、门窗都是雕花的,我就爱用手指随着花纹来回转动。”说到这里,瞿惠中手指微微扬起,好似儿时触碰的精美雕花此时又浮现了。“我想,这就是我对艺术最初的萌动吧。”瞿惠中如是说。

  
  “那些年,在玉石雕刻学校、玉石雕刻厂的炉瓶车间的玉石材料都是最好的,师傅也是最好的,那些年看了很多好东西,也做了不少好东西。”
  
  玉雕,这一古老的雕刻品种,因玉而生,承载着国人对美好的向往。玉雕以炉瓶最为著名。玉雕的炉瓶器皿作品,造型稳重典雅,纹饰古朴精美,富有浓厚的青铜器韵味,它的构思会涉及美学、史学、几何学和建筑学,既要注意实用又要兼顾美观,难度非常高。
  
  “做我们这一行的,要耐得住寂寞。”这句话很短,但瞿大师说得很慢。
  
  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瞿惠中的绘画很见长。18岁的时候,从一批有极高艺术天分的孩子中被挑选出,到上海玉石雕刻厂工业中学学习,之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至上海玉雕厂工作。跟随“南派一怪”刘纪松、周寿海、夏三等老前辈学习。
  
  “从事玉石雕刻,是做减法的过程。上好的玉石材料,一刀下去,改变的是四个面的状态,一刀减一块料,一点也不能马虎,冬天手指头冻得跟红萝卜一样,冻疮长得很厉害,有时手僵,痛得连衣服上的纽扣都扣不上,但也要一刀接一刀地磨;夏天的时候,手上有汗要打滑,还得带着厚厚的手套打磨,脱了手套都是一个个的水泡。”
  
  “有年夏天,刚进玉石雕刻学校一两年吧,也就是这样的梅雨天,人昏昏的,犯困,打了个瞌睡,哪知道,磨坏一小块。”说起年轻时候的这个故事,瞿大师的声音不觉低了一个小八度,现场气氛也一下凝重了。
  
  “向老师求助,哪知道老师手一挥就从窗户里丢出去了。严肃得很哦……”
  

  “那可怎么办?”记者打破了沉寂。
  
  “呵呵,没办法啊,捡回来,苦苦哀求老师,请老师想办法呀!”
  
  “后来,老师根据被损坏的形态,重新造型,改了小壶,但这也给我上了一课,玉石材料宝贵,马虎不得,践踏不得。”
  
  “那些年,在玉石雕刻学校、玉石雕刻厂的炉瓶车间的玉石材料都是最好的,师傅也是最好的,那些年看了很多好东西,也做了不少好东西。”
  
  在前辈们严苛要求、悉心指点下,瞿惠中的技艺日臻成熟,为日后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每一件看似简单的作品,从创作到完成都是不简单的,不同的作品要从薄浮雕、浅浮雕以及阴刻、阳刻等多种雕刻手法相结合。这样作品才有立体感和空间感,才能充满视觉冲击力。”
  
  “四大名玉”中,瞿惠中最青睐的是和田玉。
  
  “和田玉质地细腻温润,且硬度大、颜色纯真。”
  
  “最重要的一点是——声音优美,我爱与它交流。”瞿大师动情地讲,“每件玉石都有它的声音,和田玉敲击时发出的声音清越绵长,十分动听。随即,他拿出一块随身携带的玉石片,轻轻敲打出声……
  
  “玉雕这一行,讲究作品的灵性,通过与玉石的沟通和交流,按照玉石的秉性,打造出的玉雕作品,才会是独一无二的。”
  
  在创作一件玉雕器皿作品之前,瞿惠中会花很多的时间来挑选玉石原料,专业的说法就是“相玉”,观察玉石的形状、体积、颜色有无瑕疵等本质特点,去“脏”留“俏”。

  
  瞿惠中在圈中是人人熟知的谦谦君子,个性稳重、细腻,他挑选的玉石原料,从来都是稳扎稳地求得精品,不曾有过大起大落。
  
  当记者问起其中窍门时,他笑着说,“没有窍门,只有细细地看,这个世上没有绝对。”
  
  “比如说这件‘白玉荷叶笔洗’。”瞿惠中指着一件造型精美、形态逼真的荷叶笔洗的照片给记者看。
  
  “它确实是块上乘的和田玉,本来我是想将它打造成玉壶,但在打磨之后发现,内部存在瑕疵。如果丢弃实在是可惜,后来我就根据瑕疵的形态,去瑕显瑜,打造出了这件独特的‘白玉荷叶笔洗’。”

  
  创意和构思是玉雕器皿创作的灵魂,切合玉石特点的创意构思可以让一件简单的作品拥有浑厚的底蕴,灼灼其华、浑然天成,才能达到形式和内容的完美统一。
  
  瞿惠中有着三十多年的玉雕制作研究经验,已经形成了自己非常成熟的雕刻风格。他的作品看似非常简约,但是每一道线条都遒劲有力,刀工利落且连贯。
  
  “每一件看似简单的作品,从创作到完成都是不简单的,不同的作品要从薄浮雕、浅浮雕以及阴刻、阳刻等多种雕刻手法相结合。这样作品才有立体感和空间感,才能充满视觉冲击力。”

 

查看更多原创内容,看下方 ↓↓↓ � �

微信号:藏玉
微信ID:cangyu9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号:玉艺联盟
微信ID:zgyuyilm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号:i藏玉
微信ID:icangyu2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号:籽不言
微信ID:zibuyan1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关注藏玉微博,搜索藏玉」可快速关注

关注我们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文网[2019]5897-686号
藏玉(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